司马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司马南是什么人国籍哪里
Author
生成
海报
公众号名称

公众号描述

关注
司马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司马南是什么人国籍哪里
05-06

第一,我没有移民美国。

第二,我没有打算移民美国。

第三,我的家人也没有移民美国。

第四,移民是公民的个人私事。

—— 司马南

几天前的晚上,政法委主管的某协会的一位负责人给我转来了一篇文章。他告诉我说,这篇文章以大量的证据明确了一个结论,即我们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了:造谣司马南全家移民美国的根源在美国纽约州北部奥兰治县,是一个原来从中国大陆逃过去的,于1999年7月被民政部依法取缔的非法组织。该组织多年来通过服务器在美国的MH网,大肆制造各类谣言,抹黑国内反伪爱国人士。它一直在有组织、有计划地、系统地、长时间地抹黑司马南等爱国人士。

对于这个MH网,我早好些年就有所耳闻,该网站的内容没有一篇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姑且不说其中宣扬了大量的封建迷信、怪力乱神,还有各种荒谬绝伦、匪夷所思的反科学主题。比如,进行了大量的反进化论、反转基因、反疫苗的宣传。总之,只要是人类社会中正常人所接受的观点,它们偏偏要完全反过来。

司马南

就是这样的邪恶组织以及它御用的网站,长期的造谣司马南全家移民美国。还捏造出司马南说过一句话,即所谓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由于这个被捏造出来的话蓄意塑造了司马南两面人假爱国的形象,致使司马南的个人名誉遭受巨大的贬损。我多年前曾经在x血网公众号上看见一篇文章,标题是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内容是几副漫画,虽然没有明白标注了司马南的名字,但漫画中那个骑着火箭奔赴美国的人物,毫无疑问就是司马南的鲜明造型。而这样的谣言,不知道在中文网络上被有意无意地散布了多少次,给旁人一种司马南是拿爱国做生意的印象,于是某些人的阴险目的就达到了。

据我的另外一位朋友的回忆,他曾经与司马南吃过饭,在酒桌上偶尔谈到这样的谣言,朋友们都极为悲愤,有的人气恼到潸然泪下,而司马南则反过来劝朋友们不要过于在意。司马南对朋友们说:他们这样坏的人越是仇恨我,越是诽谤我,就越证明我的价值。

一个很容易查询到的事实是:司马南本人根本没有移民美国,他也没有美国绿卡。司马南的家人也没有移民美国,他们也没有美国绿卡。到底有没有去美国移民,信息完全能够在移民局查询到。司马南和他的家人,现在就在中国境内生活,他们的国籍全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内多家主流媒体曾经发表过调查结论,指出司马南当年赴美是工作需要,是在美国ICN演播室录节目,属于短期出差,很快就于2月初回到北京。这并非是移民到美国去享受生活。

而据司马南的回忆,当年赴美时有多人陪同,他们都可以为自己作证。司马南到美国去出差,不仅是录了节目,还有其他一揽子事。包括拜访了老朋友,受邀去哈佛大学商学院的一个演讲(留学生会组织的)现场,参加了费正清中心的学术交流活动。司马南做了一些发言,涉及共同富裕和改革开放的突破口。他还受邀与山东一家企业的老总共同考察在美国办厂的条件,目的是把中国产品卖到美国去。这些活动都是正常的工作范畴,丝毫不是为了私人的享受,更不是什么移民。

司马南接受凯风网的采访

就我所知,近年来司马南已经就这个谣言至少辟谣了几十次之多。司马南之所以在所有录制的视频中一开头都自我介绍自己是中国公民,其实就是一种在饱受谣言折磨下的无奈自嘲。这种自嘲让正直人士心酸,但又无可奈何!司马南说,这些人根本不要听我解释,也不允许我解释一个字,他们就是死死抓住司马南移民这几个字,如附骨之疽,到处煽风点火。

什么叫做众口烁金、积销毁骨?什么叫做颠倒黑白、挑唆是非?

其实,都不需要司马南本人做出辟谣,哪怕是运用一些最简单的常识逻辑推导,都知道司马南绝对不可能说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这样拉仇恨的话。

司马南曾经担任过大学的语文教师,有很高的文学和文化素养。凡是看过司马南制作的视频节目,都会对司马南清晰、缜密的思维感到佩服。再复杂的问题,司马南都可以抽丝剥茧地剖析得一清二楚,让你很难反驳。可以说,司马南是一个智商、情商都远超普通人甚至普通知识分子的学者,一个在复杂的人际场中折冲樽俎、游刃有余,说话绵里藏针又极有条理分寸,精通错综人际关系的老江湖。

这样的一个高智商、高情商、说话极有条理分寸的老江湖,他会大脑短路到公开说出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这样主动招惹仇恨的话吗?如果他真的说了这样侮辱人智商的话,这不是公开打自己脸吗?这难道不是一种自戕的幼稚行为吗?

我要说一句实话:编造出这种谎话还希望别人相信这种谎话的人,以及一听这样的谎话就立即信以为真的人,他们的智商不会超过8岁。而3岁的司马南,都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为什么某些人会如此仇恨司马南,非要千方百计地搞臭他,故意给他安上各种各样荒唐的罪名呢?

早在1925年12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革命》半月刊发表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毛主席在文章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毛泽东主席

那么,司马南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敌人吗?

多年来与司马南接触的人,都知道司马南有自己的信仰,那就是:为工人阶级说话,实现共同富裕。

事实证明,司马南批判最多的那一些人,除了宣传封建迷信的神棍、各种大师型骗子,主要就是资产阶级买办阶层,迷信西方体制要在中国推行全面私有化的人,靠着不正当途径先富起来后穷奢极欲为富不仁的人,鼓吹商人治国资本万能企图垄断市场的人,追求法外特权打压工人阶级地位的人。

很显然,司马南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而是中国人民中的先进分子。

司马南思想不极端,不排斥改革开放,不仇恨民营经济。他怼的只不过是柳传志等极个别高管,根本不是怼中国民营企业。他这样理性又富有正义感的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国家,不管社会氛围是偏左还是偏右,他都是重要的压舱石。

保护国之基石,是中国人民的愿望,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心声。司马南是高级知识分子,同时也是工人阶级的一员。他多次为工人阶级呐喊,维护工人阶级的权益,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铁杆盟友。

中国工人阶级,有必要维护自己的盟友不遭受名誉上的诽谤。

我对一件事情也非常反感。网络上一部分居心叵测的人,他们不但造谣司马南全家移民多年,还对司马南本人做下流的人身攻击。司马南参加在外国参加学术会议,不幸途中受伤,一些人就冷嘲热讽,蔑称其为夹头。他们这些辱骂司马南的人,其大脑空空如也,人性和智慧半分也无,就是被夹上半年,估计也只能夹出米田龚来。司马南受了伤,任何一个稍有基本人性和道德的人,都应该同情伤病员。任何一个心理正常的人类,都应该对伤病员表示同情,而不是做下流的谩骂。

什么样的人会如此恶毒、下流的攻击工人阶级的盟友?

只有中国人民的敌人,那些各种明里暗里搞阴谋,昧着良心干缺德事,企图骑到工人阶级头上作威作福的人,他们才会如此仇恨司马南。

民国学者胡适先生写过文章,叫做《不朽——我的宗教》。该文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我这个小我不是独立存在的,是和无量数小我有直接或间接的交互关系的;是和社会的全体和世界的全体都有互为影响的关系的;是和社会世界的过去和未来都有因果关系的。

......

一个生肺病的人在路上偶然吐了一口痰。那口痰被太阳晒干了,化为微尘,被风吹起空中,东西飘散,渐吹渐远,至于无穷时间,至于无穷空间。偶然一部份的病菌被体弱的人呼吸进去,便发生肺病,由他一身传染一家,更由一家传染无数人家。如此辗转传染,至于无穷空间,至于无穷时间。然而那先前吐痰的人的骨头早已腐烂了,他又如何知道他所种的恶果呢?

胡适先生

是的!哪怕是小我造成的小恶,其实也可以是不朽的恶,且流毒于无穷。任何人都不能放纵道德修养,以为逞一时口舌之快就不会造成大问题。因为你的人格就在这种不经意之间逐渐丧尽了,如此辗转传染,至于无穷空间,至于无穷时间,且为社会和国家种下恶之根苗,流毒于无穷。

某些人图着口舌之利,自以为法不责众,可以肆意地侮辱、践踏他人的人格,结果一开口则自己的人格首先破产了。

几个只配舔脚皮的流氓、羊蝎子为了出风头辱骂国家的英雄,还洋洋得意地幻想自己被高看一眼,其实他们在民众眼中无非是丑态毕露的跳梁小丑。但英雄永远是英雄,小丑永远是小丑。秦桧污蔑岳飞谋反,结果秦桧自己遗臭万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他们分得一清二楚。司马南是工人阶级的盟友,他为工人阶级的利益拼命,所以群众都明白这是自己人。诽谤司马南的流氓和伪君子最多蒙蔽群众一时,他们最终要原形毕露,届时就一钱不值。

司马南已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他还在孤独地战斗。为了消灭不平等,他要血战到底,至死方休。他随时甘愿为了心中的信仰舍弃残躯、慷慨赴难,以一腔滚烫之血,决历史之桎梏,涤荡历史之积秽,新造工人阶级之命运,挽回民主法制之健全,突破四面八方之围困,开铸未来中国之国运!

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战士!

作者:怀疑探索者

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29270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1
3
5
1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